“壳股”*ST昌鱼陷泥潭

  武昌鱼去年因股权大战一度成为市场追捧的“宠儿”,现如今却风光不再变身为*ST昌鱼(600275)。曾经的股权之争并未给公司的经营带来转机,在概念炒作退潮以及经营业绩不佳的影响下,*ST昌鱼股价一路下挫,成为今年以来的最熊股。

  成今年以来最熊股

  据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,自今年1月3日-6月3日期间,*ST昌鱼是今年A股公司中股价跌幅最大的个股,累计跌幅为66.69%,在此期间,大盘的涨幅为0.06%。按照东方财富统计数据显示,若以不复权的价格统计,2017年1月3日-6月3日,*ST昌鱼的股价从17.8元/股的开盘价跌至5.93元/股。

  *ST昌鱼股价的暴跌,使得在去年股权争夺中大手笔增持的各方股东也悉数被套。回溯*ST昌鱼的历史公告可知,自2016年9月开始,宜昌市长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长金投资”)及其后来同盟的一致行动人,持续买入*ST昌鱼股票。根据最新披露,截至3月24日,长金投资持有*ST昌鱼约5088.39万股股份,占*ST昌鱼总股本的10%。长金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*ST昌鱼约1.02亿股股份,持股比例为19.98%,粗略计算,举牌方长金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目前账面上很可能处于浮亏的状态。

  对于*ST昌鱼股价暴跌的原因,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,市场曾多次对*ST昌鱼进行炒作,投机炒作退潮后出现大跌。在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,市场资金对ST重组概念股的炒作有所降温,投资者开始从中出逃。与此同时,宋清辉表示,在监管层强力改革的背景下,退市体系已经变得愈加完善,投资者应远离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相关个股,因为被套的风险较高。

  经营业绩惨淡

  据了解,*ST昌鱼主要从事淡水鱼类养殖加工、销售等及其相关业务。今年一季度,*ST昌鱼出现营收“腰斩”、净利润增亏的情形。具体来看,*ST昌鱼今年一季度实现的营业收入仅约为206.75万元,较上年同期同比下降59.86%,当期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亏损约699.47万元,较上年同期增亏约167.8万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长金投资曾表示,增持股份是看好该公司未来业务的发展前景。不过,近几年*ST昌鱼的业绩表现却并不理想。2015年*ST昌鱼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1126.64万元,对应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3584.89万元。在2015年亏损之后,*ST昌鱼在2016年仍然未扭转业绩颓势。财务数据显示,*ST昌鱼在2016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1788.98万元,同比增长58.79%,当期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却亏损约4115.52万元。

  在*ST昌鱼业绩深陷泥潭的情况下,长金投资仍拟继续增持。*ST昌鱼在今年3月28日发布一则公告显示,长金投资后续将再增持200万股*ST昌鱼股份。在宋清辉看来,股权争夺本身就属于负面事件,不管是对公司业绩还是经营稳定,都会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。若股权争夺长期持续下去将对该公司造成深重的影响,最终可能只会是一个多方俱伤的结果。

  相关股东涉嫌违法违规

  此外,*ST昌鱼相关股东还存在涉嫌违法违规的情况。

  *ST昌鱼在今年2月7日发布公告显示,公司收到证监会下发的《协助调查通知书》,因公司相关股东涉嫌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公司了解有关情况。2月8日,*ST昌鱼收到长金投资以及武汉联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武汉联富达”)转发来的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》,证监会决定对长金投资和武汉联富达调查了解相关情况。

  虽然目前相关调查并无结论,但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就上述情况而言,可能是举牌方在举牌过程中存在信息披露的问题,甚至存在操纵股价的可能,目前监管部门没有明确证据说明上市公司牵涉其中,但是现在让*ST昌鱼配合调查,将来也是有可能被列为调查对象的,或者作为处罚对象都是存在可能性的。

  “现在还没有结论,要看是什么行为以及何种性质的行为,如果是涉嫌虚假陈述的话,最高罚金即60万元,同时可能会引发民事诉讼。如果是内幕交易或者操纵股价的话,则需要没收违法所得,同时处以相应的罚款。”王智斌如是说。

  王智斌也表示,股东之间进行股权争夺,对公司的稳健运营、管理层的调整、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以及结构的稳定性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。

 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,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*ST昌鱼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,不过,截至记者发稿前,对方电话一直未接听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董亮刘凤茹

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